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新闻动态 >> 内容

“富煤贫油少气”应该增加煤炭消费吗

时间:2020/6/20 19:04:58

   不论是增加煤炭消费还是增加煤电装机容量,都不是高质量发展的正确选项,也不是能源转型的正确选项。

   因为“富煤贫油少气”的资源分布现状,中国能源消费长期以煤为主。我国在2014年倡导能源改革以来,逐步减少对煤炭的依赖提上议事日程,特别是打赢蓝天保卫战的大气污染联防联控行动,提出了调整能源结构、减少煤炭消费、增加清洁能源供应工作部署,中国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量的占比从2010年70%左右下降到2019年的57.7%,更令人兴奋的是,“十三五”(2016-2020)前四年,煤炭消费实现了零增长。
  “十四五”是进行全面高质量发展转型的新阶段。面对“十三五”十分好看的成绩单,“十四五”能源行业继续高质量发展,本应没有太多争论。但从去年下半年以来,“十四五”应继续扩大煤炭消费的主张得到很多呼应。今年以来,煤电建设开闸放水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,更有人主张“十四五”应新建高达2亿千瓦煤电项目。

   全球减煤的三个根本逻辑和日程表
   全球逐步减少煤炭消费的第一个逻辑,煤炭是造成大气污染的元凶,治理大气污染就必须减少煤炭消费,著名的“伦敦雾”事件是导致英国下决心减煤的导火索。以后几乎所有的国家,包括中国,只要治理大气污染,都要先拿煤炭下手。
   减煤的第二个逻辑是减碳。1992年通过的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》要求到本世纪末,全球的温升与工业化初期相比不超过2摄氏度。2015年签署、2016年生效的巴黎协定强化了这一要求,进一步提出为控制在1.5摄氏度以内而努力。这一目标的能源含义就是在本世纪下半叶实现近零碳排放。煤炭是碳强度最高的能源,减碳,首先要减煤。
   减煤的第三个逻辑是经济性。人类大量使用煤炭是因为它是最便宜的能源。但是在治理大气污染和减碳的外部成本叠加到煤炭身上之后,煤炭成了“最昂贵”的能源。即使是在美国,不考虑减碳的压力,仅仅是减少大气污染,煤电也要比天然气发电、风电、太阳能发电更昂贵。因此美国、欧盟、英国,以及日本,都要减少煤炭消费。

   为了落实巴黎协定,联合国要求全球所有国家都要提交面向21世纪下半叶的国家低排放发展战略,现在已经有70多个国家提交了其国家战略,近40个国家要在2050年实现所谓的碳中和(即到2050年,化石能源燃烧排放的二氧化碳要全部被自然系统所吸收),这意味着化石能源排放的二氧化碳要比1990年减少85%。为此,英国决定到2022年全部淘汰煤炭,北欧国家大都在2030年左右淘汰所有煤电,德国2048年淘汰所有煤电,韩国要在2050年停用煤电。

   煤炭在全球能源中的地位
   长期以来中国能源界有一个认知偏差,认为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,煤炭消费比重一直在增加,其实这是一个假象。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煤炭消费占比,1973年是26%,2019年还是26%,没有变化,只是在2010年-2013年连续三年突破过30%,此后一路下降至26%。如果不含中国,全球的煤炭占比由1973年的23%,下降到2019年12%,减少了11个百分点。

   全球煤炭占比超过50%国家只有五个,分别是南非、爱沙尼亚、中国、印度和吉尔吉斯斯坦。美国、欧盟、日本和英国等主要经济体煤炭占比分别只有13%、13.2%、25.9%和3%。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后,一直鼓吹支持煤炭和煤电发展,但是,2019年美国的煤炭消费量比2015年减少1.2亿吨,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,由2015年的17%,下降到2019年的13%。深受核电灾难打击的日本,在核电占比35%降至0的情况下,其煤炭占比也只是从2010年(福岛核事故前一年)的23%提高到25%,增加了3个百分点,而其煤炭消费量近350万吨。几乎是零增长。

   我国继续减煤需要政策和技术的双向驱动
   市场竞争和技术进步是各国减煤的主力推手,但正确的管理标准是市场和技术发挥作用的保障。1972年美国联邦政府加大了对各类大气污染物排放的控制,把大气污染物的控制扩大到氧化物(NOx)、细颗粒物质2.5(PM 2.5),包括铅在内的颗粒物质10(PM 10)、二氧化硫(SO2)、一氧化碳(CO)、挥发性有机化合物(VOC)等,严格的空气质量标准,给煤炭挂上了高污染能源的标签,也使煤炭成为高成本能源,从而激活了市场力量。
  “煤炭和煤电过去是中国能源安全的支柱,但是煤炭和消费总量一定要减下来。主要原因是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其实很简单,温饱问题解决、小康社会建成之后,人民的渴望就是“蓝天白云”。做到蓝天白云,欧盟的年均PM2.5浓度是15ppm,美国是10ppm。中国2013年开始大气污染治理,通过7年艰苦卓绝的努力,蓝天保卫战初战告捷,全国PM2.5由当时的70ppm以上,下降到目前的35ppm。其中农村煤改电是中国能源降碳减煤的重要举措。”三众能源董事长李红霞表示。

   控制煤炭消费,是重点地区蓝天保卫战的一个主要措施,而这些举措是通过技术和政策双向驱动的。“作为技术和企业端,我们倡导的是能源流体管理和智能能源大脑的管理模式,最终为用户、监管部门创造直接价值。” 李红霞介绍在大兴区的民用能源改造案例时表示:“比如北京市大兴区改造项目中智能系统覆盖31024户,11个镇,184个村,通过《CMA国家认定的节能检测报告》检测,平均为每户节约电能20.09%,平均每户可节约电量1762.03度、节省电费528.31元。26542户每年可节省电费1156.97万元。折合减少标准煤燃烧1.56万吨,同比降碳3.72万吨,减少雾霾排放124.64吨。”
根据《中国能源革命行动方案2014-2030》明确提出,中国的年均PM2.5的浓度也应该至少降至25ppm和15ppm,才能与国家的发展水平、人民的愿望相称,届时煤炭消费的占比也必须降低到35%和15%以下。为了实现上述目标,到205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提高到50%以上,非化石能源发电占比达到80%以上,煤炭和煤电的占比降至20%以下。

  结语
  “十四五”能源需求的增量不会超过5亿吨标准煤,其中非化石能源的增加大体上每年7500万吨标准煤,天然气每年增加300亿立方米,折合1500万吨标准煤,留给石油和煤炭的空间大约是1000万吨标准煤,相当于每年新增1400万吨煤炭或者1000万吨的石油,如果经济转型更好一些,能源需求没有那么高,煤炭的零增长,乃至负增长都是大概率事件。
总之,煤炭、煤电对于中国十分重要,但是减量也是客观要求。国内外的成功经验就是:只有锲而不舍的努力,才会取得成功。
  (三众能源)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榆林市地质矿业协会(www.sxyldk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传真电话:0912—3595784 陕ICP备100086号